启功与恩师陈垣

2014-01-31 09:39:02 点击数:

启功与恩师陈垣

2014-01-31 04:38:14  一般民众眼里,启功的名气远远大于他的恩师陈垣。其实陈垣也非寻常人物,是个大教育家、大学者,曾被毛泽东誉为“国宝”。更重要的是,是陈垣造就培养了启功,没有陈垣的提携和指点,就不可能有启功后来的辉煌发达,所以,启功深情地说:“恩师陈垣这个‘恩’字,不是普通恩惠之‘恩’,而是再造我的思想、知识的恩谊之恩!”

启功虽是皇室后裔,雍正皇帝第九代孙,但毕竟富不过三代,到他这一代时,早已家道中落,一贫如洗。他1岁丧父,10岁时又失去曾祖父、祖父,家里负债累累,衣食不给。在曾祖父门生的帮助下,他才勉强入校学习,中学没读完就被迫辍学。1933年,21岁的启功书画文章都已颇见功力,小有名气。祖父的门生傅增湘拿着启功的作品,找到了辅仁大学的校长陈垣,陈很赏识启功的才华,就帮他找到了在辅仁大学附属中学教国文的职业。家境贫寒的启功,特别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可是,没干多久,分管附中的一位院长以启功“中学还未毕业就教中学不合制度”为由,将他辞退了。陈垣很关心地对启功说:“既然中学教师当不成,也不要灰心,只要努力,今后出路一定会有的。”

启功失去了工作,没有了固定收入,只好以卖字画养家糊口,饱一顿饥一顿的,常常告贷赊账,苦不堪言。1935年,经陈垣再次介绍,启功又站在了辅仁大学美术系的讲坛上,他尽职尽责,教学有方,深受学生爱戴。可是事情真不巧,教了一年多以后,以前辞退他的那位院长又来分管美术系了,借口认为启功“学历不够”,又一次把他辞退了。

启功被炒鱿鱼后,痛定思痛,知道自己先天不足,决心苦读苦研,用水平和实力来弥补文凭的短板。卧薪尝胆苦学了两年多后,1938年秋季开学时,古道热肠的陈垣第三次介绍他到辅仁大学任国文系讲师,专门讲授大学的普通国文课。这次,启功才算真正站稳了讲台,一干就是一辈子。

启功不负师望,苦心孤诣,博学精进,一心教书治学,最后成为著名的教育家、国学大师、古典文献学家、书画家、文物鉴定家、诗人。启功的大放异彩,陈垣有点石成金之功。

 


   晚年时,启功回顾一生经历,感慨万分地说:“我从21岁起得识陈垣先生,直到他去世。受陈先生教导,经历近40年。师生之谊,有逾父子。”这种动人的师生之谊,今天已很难得见,几成广陵绝唱。偶尔提起,颇有“白头宫女说玄宗”的沧桑之感。1971年6月21日,陈垣在京逝世。启功十分悲痛,当即为恩师写一副挽联:“依函丈卅九年,信有师生同父子;刊习作二三册,痛余文字誉陶甄。”并为报师恩,呕心沥血伏案3年,创作了上百幅书画作品。在陈垣先生诞生120周年之际,他以在香港义卖所得的163万元人民币设立了以陈垣励耘书屋的 “励耘”二字命名的“北京师范大学励耘奖学助学基金”,以慰老师于九泉之下。启功说:“老校长教导我的样子,我现在蘸着眼泪也能画出来。”对启功此举,赵朴初先生题诗赞曰:“输肝折齿励耕耘,此日逾知师道尊。万翼垂天鸾凤起,千秋不倦诲人心。”

来源:申博娱乐
    网站留言
    活动

    网站热门关键字

    本站所有内容版权归启功书画网所有 未经同意 请勿转载
    在线QQ:85024181 启网超级群:195578219,普通群:33906398 或15375143 地址:启功书友会
    京ICP备17065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