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功跋董其昌临米芾《天马赋》

2013-10-13 12:58:58 点击数:
启功跋董其昌临米芾《天马赋》
发布人:admin |发布时间: 2013/3/29 | 点击率:898

 

 

 

 
董其昌临天马赋一(局部)
 

 

■ 侯 刚

由陈垣题赠给刘乃和又经启功题跋的《董其昌临天马赋》手卷,历经沧桑,在董其昌书写370年后公诸于世,不仅给书法研究者与爱好者提供了学习与研究的珍贵资料,也让我们看到了陈垣和启功、刘乃和两代学者间深厚的师生情谊。

陈垣是当代著名的历史学家和教育家,先后担任辅仁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校长达45年,很重视书法教育。他认为作为一名教师,应该把字写好,教导学生要好好练习书法。他自己也身体力行,以身作则。据启功回忆:“老校长酷爱米字,对董其昌的字也很喜欢。他写的是一笔似米芾又似董其昌的小行书,永远那么匀称,绝不潦草”。董其昌临米芾的《天马赋》,陈垣收藏后,极为珍爱,专门托人从北京到上海请马相伯题字。他的秘书刘乃和也喜欢米字,陈垣亲自指导刘乃和临写《天马赋》,练习后有显著成绩,受到陈垣先生的夸奖。陈垣先生亲笔题签,将《天马赋》赠给刘乃和以资鼓励。

刘乃和是著名的历史学家、文献学家。1939年进入北京辅仁大学历史系学习,留校后即在陈垣指导下学习工作。后担任陈垣校长的专职秘书,直至陈老逝世。

启功是著名的古典文学家、书画家、文物鉴定家和教育家。1932年经傅曾湘介绍,得以认识陈垣先生。陈垣慧眼识才,先后介绍他到辅仁附中、辅仁大学任教。在陈垣的“耳提面命,亲切教导”下,启功刻苦自励,勤奋学习,终成举世闻名的著名学者。启功称与陈垣的师生关系“有逾父子”,表达对陈垣非同一般的深切感情。

启功对书法理论有独到的研究,他善诗词,著有《论书绝句一百首》,以七言绝句的形式,总结了几十年书法实践的系统理论。他认为书法是我国民族文化的优良传统之一,既是文化交流的工具,具有实用性,又是一门独放异彩的艺术,有欣赏价值。启功欣赏米芾、董其昌的字。笔者在编辑《天马赋》手卷的过程中,欣喜地发现启功1938年的三幅作品,临米芾诗仿米家山水的书画,颇有米芾的诗意画境。

启功先生尤精于书画鉴定,青年时代即经常在贾羲民、吴镜汀老师的指导下,到故宫参观古代书画,亲见过许多古代书画真迹。以后又长期担任故宫博物院专门委员,在文献馆研究论文稿件,在古物馆鉴定书画,熟悉历代名家的创作风格、笔法习惯。他专门研究过书法史、绘画史,又具有渊博的古典文学和历史知识,对历代典章制度、民俗礼仪的素养也很高,又有多年的书画实践经验,遇到有争议的作品,他善于综合运用自己这些优越条件进行分析,对作品的真伪、优劣很快做出正确判断,令人折服。笔者有幸在一旁亲见启功先生为这卷《天马赋》写跋文。只见启功先生轻轻卷过正文和清代名人题跋,一边欣赏,一边评述。手卷露出空白后停下来,稍加思索即提笔书写:

米海岳“天马赋”墨迹今世所传,多出临仿三希刻本,原迹近岁重现人间,槎枒丑怪且不及阮玉铉王铎,米老评古人,书每称丑怪恶札之祖,三希天马且不中作恶札之孙也。香光此卷自跋得米帖,不类刻本,见其摹勒精工,令人向往,乃知天马一赋,世间故有真迹焉。今真迹与精镌具不可见,香光此卷遂如三生石上精魂不泯,再拜敬观,觉米老去人不远。先师励耘老人,于书最好米董二家,宜乎宝惜,斯卷不轻示人。晚年以付高弟乃和学长,如黄梅衣钵。庆得其所。一九九一年新秋,启功谨识。

没有草稿,此篇一百余字的跋文一气呵成,文词精美,评价恰当,书法精到。

启功在教学之余,经常与陈垣研究书法,他评价陈垣的书法时曾说:“书法体现人们的思想感情,在许多人的眼中,它可以成为人格的标志。”

启功在书法和文物鉴定方面的成就也与陈垣的教育和影响有关。他曾举例说:“陈垣先生非常反对学习北碑,理由是刀刃所刻的效果与毛笔所写的效果不同,勉强用毛笔模拟刀刃的效果,必然导致娇柔造作,好不自然。”启功深受这一思想的启发,他的《论书绝句》中有两首诗:“题记龙门字势雄,就中尤喜始平公。学书别有观被法,透过刀锋看笔锋。”“少谈汉魏怕徒劳,简牍摩挲未及遭。岂独甘卑爱唐宋,半生师笔不师刀。”他说“这其实是陈老师艺术思想的韵语化。”在书法方面,启功承继了陈垣先生的思想和精神。

 

来源:申博娱乐
    网站留言
    收藏

    网站热门关键字

    本站所有内容版权归启功书画网所有 未经同意 请勿转载
    在线QQ:85024181 启网超级群:195578219,普通群:33906398 或15375143 地址:启功书友会
    京ICP备17065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