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功先生的西泠情缘 - 启功书画网

启功先生的西泠情缘

2015-11-12 21:23:08 侯刚 点击数:


2015-11-12  

     我在整理启功先生的照片时,发现早年留存的上世纪70年代用120相机拍照的一张黑白老照片,图中显示,在西泠印社“汉三老石室”门前,站立着三位面带笑容的矍铄老人.站在启功先生左侧的两位老人是谁呢?他们是怎样相遇在这里留下这张合影呢?


    经向几位朋友求证,确认左一是陈斝先生(1905-1984),字巨来,浙江平湖人,是我国20世纪杰出的篆刻家.他专攻元朱文,人称“元朱文近代第一”,是西泠印社理事,曾任副社长。中间的那位是罗福颐先生(1905-1981),字子期,浙江上虞人,罗振玉之子。是我国著名的古文字学家,也是西泠印社理事。1979年秋,适逢西泠印社建社75周年,启功先生应沙孟海先生的邀请到西泠印社参加纪念活动。这是启功先生初次拜访西泠印社,有幸和诸位耆英结缘,留下来这张照片。

    说起这张照片,还有一段故事:

    启功先生平生潜心研究碑帖,经常关注和研究历代刻石、拓片和出土文物。他来到西泠印社,得知西泠印社的汉三老石室内藏有迄今为止浙江省最古老的,距今有1900多年的《汉三老讳字忌日碑》。据资料记载。此碑内容记录了汉代一名地方官祖孙三代的名字(讳字)和祖父、父亲逝世的忌日。目的是让子孙后代对祖辈的名讳在语言文字上知道应有所避讳,并记住祖辈的德业和忌日。1852年在浙江出土后,辗转流落在一个私人手里,拟高价卖给日本商人。西泠印社的社员们不忍国宝流落异域,集资将其赎回,并建造石室保护起来供大家鉴赏和研究,有很重要的历史价值和学术价值。除这通碑外,室内还藏有十多块汉魏以来至明清各代的原始石碑。启功先生一直没有看过,这次来到西泠印社,不能错过机会,便趁休息之日,约了出席会议的陈、罗二老一同参观,才留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

     出席纪念会期间,晚饭后,启功先生常在友人的陪同下在孤山散步,或到西湖边上赏景谈天。启功先生是一位平和慈祥幽默的老人,一天,由篆刻家郁重今陪着罗福颐和启功散步。二位老人心情特别好,有说有笑,十分开心。启老突然对郁重今说:“你知道我们两个是什么人?”郁说:“我知道你们是大学问家。”启老笑着说:“什么大学问家,”又指着罗老说:“他是末代皇朝的独生子,我是爱新觉罗的后代,我们两个是封建余孽。文革中我们两个人身上挂的牌子的头衔是一样的,就是‘封建余孽’四个字。”大家听了哈哈大笑。

    在这次纪念会后,沙老被选为西泠印社社长,启老被选为副社长之一,从此与西泠印社结下了不解之缘。为印社和文物鉴定的事,启老经常去杭州,为杭州和印社留下了不少诗词和书法墨宝。


      当年,应郁重今的要求,为西泠印社一个手卷题了迎首“西泠鸿雪”,到了1992年,这个手卷已经是“宝绘盈卷”,拿给启功先生再题,他又即兴题诗一首:鸿爪当年到处留,西泠旧梦几经秋。阖簪每忆拈毫乐,一卷琳琅纪胜游。


       1980年,启功先生再游杭州,为西湖写下“平湖秋月”四个大字。1986年,启功先生为《西泠艺报》题诗一首:湖山胜概首西泠,石好金佳备艺能。岂能趋中增纸价,寰区同与播芳馨。


     1987年,以启功先生为首的国家文物鉴定七人小组到西泠印社,对社内收藏的古代书画盒历代古玺印与明清流派的印章进行了鉴定并按国家一级二级三级分类。1989年,西泠印社建社85周年,启老再题词祝贺:万缘西泠,金石维馨,八佚有五,竹寿松青。


      1993年,西泠印社建社90周年,启老作诗敬颂:西泠结社忆前修,石好金佳九十周。无尽湖山人共寿,钱塘江水证长流。
     1997年,为庆祝香港回归,西泠社员分治百印,启老题写了“应香港回归祖国百印图”,表达了全社印人对香港回归的喜悦心情。


     2002年,启功先生被选为西泠印社第六任社长。2003年,西泠印社建社100周年,先生已在病中,不能亲自去杭州参加庆典,在医院抱病写下了“百年名社千秋印学”,印社将此题辞勒石立于印社登孤山的路口,意在指引后学勇攀印学高峰。

来源:申博娱乐
上一篇:启功先生为我作题跋 下一篇:大儒启功
留言咨询
提交留言 (* 为必填项目)
* 姓名
* 内容
* 验证码
本站所有内容版权归启功书画网所有 未经同意 请勿转载
在线QQ:85024181 启网超级群:195578219,普通群:33906398 或15375143 地址:启功书友会
京ICP备09020470
安全联盟